當前位置:首頁 > 醫療案例

以創健有明為代表的海外醫療服務機構助力患者享國際醫療資源的案例

創建有明2020-11-10


近日,一位62歲的晚期直腸癌患者,接受了上海復旦大學腫瘤醫院胃腸腫瘤專家與丹娜法伯癌癥研究院胃腸腫瘤中心專家的國際會診。

病情簡介

2015年,醫生為劉先生做了右甲狀腺癌根治術,病理診斷為甲狀腺乳頭狀癌。

2019年3月,劉先生體檢發現癌胚抗原(CEA)異常增高,隨后的腹部CT發現,直腸中上段占位病變,考慮為直腸癌;直腸系膜密度增高,筋膜局部增厚;病變腸管周圍、直腸上動脈及兩側髂血管旁腫大淋巴結,考慮已發生轉移。

行開腹直腸癌低位前切除術后,免疫組化結果顯示:EGFR(2+),HER2(0),KI67(+>75%),MLH1(+),MSH2(+),MSH6(+),PMS2(+)。PDL-1(腫瘤細胞-)?;驒z測結果示NRAS 12外顯子錯義突變、KRAS 12外顯子錯義突變,BRAF未見突變。最初行XELOX方案化療(奧沙利鉑+卡培他濱),肝轉移灶多發,伴肝外淋巴結轉移,隨后進行了貝伐珠單抗+XELIRI方案化療(貝伐珠單抗+伊立替康)和貝伐珠單抗+卡培他濱維持化療。

中美聯合會診為患者制定最佳診療方案

由于劉先生病情復雜,家屬求助于國內海外醫療機構,申請中美專家的聯合會診??紤]到患者病情進展迅速,機構醫學部的工作人員加班加點整理翻譯病歷資料,同時第一時間聯系國際上知名的胃腸腫瘤專家申請會診,很快得到回復。

2019年12月14日,中國時間晚上7:00,經過兩國專家會診,為劉先生的下一步治療共同制定診療方案。

以下為美國醫生建議:

1)進行三次基因檢測,其中Kras和Nras基因的突變狀態的結果不同。哪一個更準確?

我建議與病理學部門討論NGS測試樣本的細胞活性。另外,鑒于這種差異,我建議重新進行肝臟或淋巴結活檢并確認RAS的狀態,它對晚期行治療有影響。

2)放療等局部療法是否可用于肝轉移和髂血管,腹膜后和直腸周圍的淋巴結轉移?

我認為局部治療不會讓他受益,所以我不建議放射或消融。

3)請幫助制定治療計劃,并針對有針對性的藥物和化療提出建議。

我建議重新啟動XELIRI / Bevacizumab治療方案,確認RAS狀態(我認為其腫瘤可能是NRAS突變)。除非重復TMB <10,否則可以考慮在第3線治療中使用檢查點抑制劑(pembrolizumab或nivolumab)。

國內的專家和患者家屬認為這次會診非常有意義,不僅通過遠程面對面和美國專家充分探討了病情,而且了解到了美國醫院正在進行的新的治療技術和藥物,有些治療方案尚未在國際上發表,只能通過與美國專家溝通了解到。

患者雖然沒有前往美國治療,但對于像劉先生這樣病情復雜的晚期癌癥患者,能在國內一流專家團隊的治療下,得到美國頂尖專家的臨床治療指導,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最新案例/資訊
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qc